全天PK10计划两期稳定版

红生其人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5-15 我要投稿
【www.zulva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红生很傲,因为他是贫下中农,大队干部,大队干部一般多多少少认识一些文字,他除了自已的名字,别的字几乎不认识,所以他有骄傲的本钱,贫下中农就应该不认识字。“字”能帮你种田么?“字”能帮你收稻么?“字”能帮你砍柴么?回答当然是不能。他不识字,但算账很快,生活中的一些小账,只要报上数字,他很快会算出结果。这还不够么?

  在日常生产队的农活中,特别是拔秧、插秧,这是农村最看重的技术。拔秧是几根几根的凑成一把,根部要崭齐,根部如果高高低低,一是插秧不方便, 同时栽下后成活率低,这样的一把秧 , 我们当地人称之谓“蚂蚁上树”。插下的秧要横直对齐,每棵秧的株数基本差不多。这对后期的田间管理和产量都有影响,红生的拔秧插秧速度不是最快,但质量应该是最好这一块的。

  红生人很爽气。在农村,人与人相互帮忙是比较平常的,只要你开了口,只要他不去大队开会,他肯定会答应,而且在做生活时绝不会偷懒。当然碍于他的身份,没有技术的活、纯体力的活是不会请他的。

  红生是大队干部,大队干部是要经常开会的。经常在劳动了一半时间,红生手里拿了一筒纸卷,从大队部开完会返回,蹲在田埂上,闲聊了一下生产队的一些事务,然后也下田劳作了。他没来之前人们干活都是拖拖拉拉,他一到也没有人敢磨洋工了,他做事是喜欢干脆利落的,没有人敢跟他对抗。

  红生也曾经当过大队长,但毕竟不识字,只当了一年多一点就让位了,在那个时代,大队干部是要经常作报告的,这对红生来说太困难了,不识字,也不善于言谈。当一个主要干部显然是不合适的。

  红生不识字,不善言语,但红生为人爽直,他不会绕来绕去,有什么就讲什么,不藏着掖着。生产队的人都很信任他,当然,也只是仅仅信任而已,在生产队他的为人大家都信任, 但对他的办事能力就要打上个问号了。他有个绰号“硬头颈”,意思就是凡事他都要硬上,不考虑自已的能力,在生产队的日常生产中,不管什么活他都冲在前面,手上的活如此,体力活也是如此,劳动时从来不会偷懒。

  红生的身材瘦小,体力肯定比不过身材高大的人,但是他有点三个不相信,硬上,不管做什么总认为自已比别人强,比别人做得好,其后果是做坏了身体,比出了一身病。

  平常有点矛盾没有关系,只要你到他家里,他总会尽其所有的接待你。他为人不会客气,你到他家里,他也不会有什么很热情的表现,在他家吃饭,负责招待的是他的妻子,酒不喝醉,她是不会让你下桌的。红生抽烟,他的妻子也抽烟,他的妻子会喝酒,红生不会喝酒,这酒是用粳米自酿的,口感很好,但后力强,当时喝不会有什么感觉,时间一长,这酒的后力上来是相当利害的,往往在自已不知不觉中喝醉,而红生的妻子不会醉,她的酒量非常大,所以,一般人不敢去他家喝酒。在他家喝酒每次总有人败下酒桌。为此有人动了脑筋,要去他家吃饭,一般都会有三四个人,这三四个人就会联合起来,如此一来,败下阵的人就是红生的妻子了。

  他在生产队的工分比一般人多, 这是因为当干部的关系。在别人没有活不出工的时候,或者下雨天不能出工的时候当干部总能拿到工分,因为他们可以开会。年终分配他的收入中等,不过在实际中,他家的条件比较差,这或许是不会理财的关系吧,在农村有一句话很流传“吃光用光,身体健康”。这句话很适用红生的家。

  红生的家,在大集体的时代,过得虽不及人意,但还能勉强。开改开放后(我已离开了老家),日子过得更为艰辛,从小的争强好胜,他留下了一身的病,到了八十年代后期,他的身体状况是每况日下,记得有一年去老家上坟,他在山上帮人看山,在山上搭了一间小屋,这小屋也仅只能遮挡风雨而已。本来人就瘦小,现在更是又老又瘦了,只有四十几岁的人,看上去有六十多岁了。又过了几年,听说已逝世了。那时,他应该只有五十多一点。

  红生这个人,是个绝对的好人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在生产队、在整个大队,凡是认识他的人,在这一点上的观点绝对是一致的。红生在他生命的后期,生活是凄惨的,他没有晚年,他去世的年令离“晚年”这二个字还早了一点。他的一生是悲苦的一生。如果没有那个时代给于他的一种特殊的荣誉、或者没有给超出他的能力的地位,这样他能清楚的认识自已,做一个本本份份的人,只能力所能及的人,他可以多活十几年,甚至还要多。这是红生的悲哀,也是历史的悲哀!

pk10计划 pk10计划 北京pk10计划 全天pk10计划 全天pk10计划 PK10在线人工计划 pk10计划 pk10计划 PK10全天计划网 pk10计划